澳大利亚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于当地时间2月18日晚发布了最新的年度报告,2017至2018年度,海外对澳投资额整体下滑,总计11,145项投资申请获批,同比下滑28%,拟议投资总额为1631亿澳元,不及上一年度的1977亿澳元。一方面,中国去年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投资均有所减少。但另一方面,澳大利亚在核心基础设施等领域对外国资本的严格限制,也对潜在的中国投资产生影响。

时隔五年

美国超越中国、重回第一

2017/18财年,中国和美国依旧是获批投资最多的国家。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自2013年以来首次超过中国成为澳大利亚的最大投资来源国。

数据显示,美国获批投资从2016/17财年的265亿澳元增加至2017/ 18年的365亿澳元。美国投资者的主要关注行业包括服务业(获批投资从2016/17财年的127亿澳元增加至2017/18年的177亿澳元),以及制造、电力和天然气行业(获批投资从2016/17财年的9.83亿澳元增加至2017/18年的37亿澳元)。

相比之下,无论是从投资申请数量来看,还是从获批投资金额来看, 2017/18财年中国对澳大利亚投资出现显著下滑。

数据显示,2017/18财年,中国获批投资数量下滑了20%,获批投资金额则下降了40%,从2016/17财年的389亿澳元减少至2017/18年的237亿澳元。

其中,中国对澳大利亚制造、电力和天然气行业、矿产勘探和开发行业、服务业以及房地产行业的获批投资显著下滑。 

2017/18财年,获批投资排名前18名的国家和地区,以及所涉行业和审批数量如下表所示:

对此,中山大学大洋洲研究中心研究员于镭表示,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下降,最主要的原因是澳方因“冷战思维”对中国投资设下诸多限制。

例如,2017年8月,澳财长Scott Morrison以“威胁国家利益”为由,阻止中国国家电网与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基建竞购该国最大的电网公司Ausgrid。

同年4月,大康牧业收购澳洲农场同样遭Morrison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 

去年,中国香港长江基建以130亿澳元收购澳大利亚天然气管道公司APA的交易遭到FIRB否决。

于镭说道:“前几年,中国都是最大的年度投资来源国。但特恩布尔政府上台后,在国内右翼势力和美国压力下,澳大利亚对外政策不断右转,对中国投资百般审核,即便是香港资金也不放松。”

住房市场海外投资暴跌

2017/18财年,总计10,036项住房投资申请获批,拟议投资额为125亿澳元,创2009/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较上一年度相比,获批投资数量下降3162项,获批投资金额下降175亿澳元。

由此可见,无论是获批投资数量,还是获批投资金额,澳洲住房市场吸引的外商投资下降幅度非常显著。

究其原因,澳洲政府针对海外人士购房加征房产税、FIRB收紧对海外人士投资澳洲房产的审批、中国政府加大跨境资本的管制、澳洲本土银行信贷限制等是造成海外人士,尤其是中国买家对澳洲住房市场投资需求明显下滑的主要原因。

例如,自2017年1月1日起,新州政府实施海外人士购房印花税翻倍(从4%升至8%),并上调土地附加税从0.75%至2%。维州和昆州同样对海外人士购房分别征收7%和3%的税。 

中国外流资本于2017年创下新高。随后,中国政府为避免人民币过度贬值不断收紧了对个人以及企业跨境资本流动的管控。例如,个人每年购买的外币限额为5万美元(63,300澳元)。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海外买家在澳购房面临多重限制,但是海外买家,尤其是中国买家对澳大利亚的置业需求依旧存在,不少人因违规购房而被强制出售。

FIRB发布的年度报告显示,2018财年,因违规购房而强制出售房产的海外买家共计131名,高于上一年度的96名,占查处违规总数的20%。同时,违规买家数量则从上一年度的549人增加至600人。

就获批住房投资分布地域来看,新州和维州依旧是海外投资者最受欢迎的两个市场,占获批住房投资总额的近70%。

尽管如此,2018年维州和新州两地住房市场吸引海外投资获批金额较上一财年下滑近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