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亿澳元!业绩下滑近5成的澳洲网红奶粉,“嫁入”蒙牛背后的最大原因

/, 中国投资, 中国数字营销, 中国消费者, 公共关系, 品牌与定位, 媒体报道, 市场分析, 市场研究, 营销组合策略, 项目管理/14.6亿澳元!业绩下滑近5成的澳洲网红奶粉,“嫁入”蒙牛背后的最大原因

14.6亿澳元!业绩下滑近5成的澳洲网红奶粉,“嫁入”蒙牛背后的最大原因

9月16日,蒙牛乳业发布公告,宣布拟收购澳大利亚有机婴幼儿配方奶粉及婴儿食品商贝拉米(Bellamy’s)。公告内容显示,蒙牛与贝拉米已于9月15日签署协议:蒙牛计划以每股12.65澳元(约人民币61.55元)收购贝拉米,总价不超过14.6亿澳元(约合70.73亿人民币)。

贝拉米业绩下滑近五成

产品屡次出现问题

蒙牛此次收购的贝拉米是一家在澳洲创立的公司,2014年6月在澳洲证券交易所上市,主要从事有机婴幼儿配方奶粉和婴幼儿食品的销售业务,其业务在澳洲、新西兰、中国和东南亚均有分布。 

对于这起71亿元的“联姻”,蒙牛在公告中表示,贝拉米公司“拥有一系列全面的优质和超优质有机婴儿配方奶粉和婴儿食品产品,比蒙牛集团现有的业务板块录得更高的利润率”。贝拉米的定位、产品与销售渠道与蒙牛现有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业务形成互辅。幕后真正收购的原因,值得我们一起来探讨:

至今未通过奶粉配方注册

目前贝拉米尚未获得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颁发的配方注册证,在国内只能以跨境购的方式进行销售。 

2016年6月8日,被称为“史上最严奶粉新政”的《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管理办法》发布,规定我国对奶粉配方的管理由备案制改为注册制,并规定2018年1月1日起,未取得注册的品牌,将不得在我国境内销售。

上述“奶粉新政”规定,申请注册的最基本要求是品牌和企业拥有达到条件的认证工厂。以轻资产运营模式为主的贝拉米,其奶粉由代工厂生产,如果想要继续留在中国市场,必须收购符合条件的工厂。

此前,贝拉米欲通过挂靠代工方澳洲乳制品公司百嘉奶酪(Bega)的生产工厂,获取注册审批。但在2017年2月,美赞臣收购了百嘉奶酪旗下的两家工厂,致使贝拉米与百嘉的合作终止。彼时,贝拉米发布公告称,上述变动改变了公司在CFDA(国家食药监总局)的注册进程,贝拉米中文版的配方注册可能推迟到2018年1月1日之后。

2017年7月,贝拉米重整旗鼓,以2850万澳元收购一家位于墨尔本的工厂Camperdown Powder Pty Ltd,但不料该工厂因输华产品多次被检出不合格而被暂停在华注册资格。

直到2019年1月10日,贝拉米宣布Camperdown工厂恢复了在华延期注册资质,但遇上国内对境外奶粉的注册资格审核趋严的态势,其中文标签奶粉的配方注册仍在进行中,贝拉米尚无产品通过中国的奶粉配方注册。

受上述原因影响,贝拉米在华销售只能通过跨境购的方式,而几乎不能在中国的线下渠道销售,业绩随之大幅下滑。

据贝拉米截至2019年6月30日经审核账目显示,其净资产约2.323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1.29亿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经审核纯利(税前税后)分别为3140万澳元和2170 万澳元,分别下滑 48.7% 和49.30%。 

据媒体报道,对于业绩下滑,贝拉米方面表示,未获得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颁发配方注册证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多次因质量问题被下架产品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此前贝拉米此前曾因产品出现问题被下架。据公开信息,2018年5月24日,香港食品安全中心曾公布4款产品因质量问题被下架,其澳大利亚乳制品公司贝拉米的一款名为Bellamy’s Organic spelt macaroni的婴幼儿辅食产品名列其中。

此外,据媒体报道,2017年11月,原国家质检总局曾公布,贝拉米的一家收购工厂生产的丽维婴幼儿奶粉、较大婴儿奶粉、幼儿奶粉标签不合格,最终被退货或销毁处理,总量达到17.2638吨。

然而,自称“高度重视产品安全”的贝拉米在国内已经多次出现抽检不及格的情况,屡屡登上“黑榜”。

2016年7月,中国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信息披露,因菌落总数超过标准20-30倍,检验局销毁了一批来自贝拉米婴幼儿有机糙米星型面,这款婴幼儿辅食适合7个月以上的孩子食用。被查获的产品有131盒,被检出菌落总数超标20-30倍。经检验,这批有问题的辅食在跨境电商平台售卖,随后立即被网络下架。

更早的时候,2013年10月,国家质检总局公布进境不合格食品、多批不合标准产品被销毁或者退运,其中就包括贝拉米生产的有机较大婴儿奶粉(阶段二)、贝拉米有机幼儿奶粉(阶段三)。2012年4月,国家质检总局网站公布,当年2月份有两批产自贝拉米有机婴幼儿奶粉被查出硒含量不符合国家标准。

蒙牛向高端市场发力

蒙牛方面表示,开出12.65澳元的收购价格是参考了贝拉米的运营表现、历史价格,以及和以往婴幼儿配方奶粉领域的交易先例相比较,同时评估了贝拉米对蒙牛的价值,及其在中国、东南亚和澳大利亚市场的增长前景等条件后开出的价格。

蒙牛认为其收购贝拉米与自身战略吻合,一方面蒙牛希望在高端婴配粉市场取得突破性增长,贝拉米也拥有一定的品牌知名度和相对可观的利润率,利润率高于蒙牛旗下的奶粉业务板块雅士利。

另一方面,贝拉米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和部分东南亚国家的布局与蒙牛在这一区域的布局战略一致,蒙牛也可以帮助贝拉米继续发展现有市场,并帮助其开拓中国和其他东南亚市场。

公告显示,这一收购还需要得到贝拉米管理层的全力支持,经澳大利亚法院和监管机构批准,并在贝拉米股东大会获得通过后才能最终生效。

乳业分析师宋亮宋亮向媒体表示,蒙牛收购贝拉米品牌,对蒙牛而言:

一是可以利用在澳洲收购的burra,为贝拉米代工,以工厂为名进行配方注册,为蒙牛进一步加码有机奶粉打下基础;

二是贝拉米是澳洲上市公司,业绩可以并表蒙牛,贝拉米整体市值大概50亿人民币,弥补了君乐宝离开造成的营收损失;

三是利用贝拉米,蒙牛可以进一步打造婴幼儿全营养食品,同时帮助蒙牛打开澳洲跨境电商;

四是贝拉米与burra可以建立一条完整的全产业链体系,为下一步在澳洲资本市场进一步融资打下基础。

对贝拉米而言,在经历中国政策风险后,贝拉米业绩下滑明显,股东遭遇极大的市场风险和未来发展不确定性,此时此刻蒙牛帮助其解套了,也同时让贝拉米品牌可以迅速获得中国配方注册,规避政策风险。

“看脸”与“看脑”

中国企业海外收购之路的反思

对于中国消费者而言,对贝拉米的品牌认知多数来源于曾经火爆朋友圈的“澳洲代购”:事实上,跨境电商和代购始终是进入中国市场的主要方式,时至今日,贝拉米的大部分产品在中国未通过配方注册,无法进行线下销售。

即便是少数获准在中国公开销售的贝拉米产品,也并未获得中国消费者的认可:2018-2019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贝拉米收入为2.66亿澳元,同比下滑19%,中文标签奶粉销量为0,税后纯利为2179万澳元,同比去年同期的4280万澳元减少49%。

不可否认,在蒙牛收购之前,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澳大利亚市场,贝拉米都遇到了重大问题。

有知情人士透露,贝拉米的奶源只有10%来自上游鲜奶,其余主要购买成品奶粉。在研发方面,虽然贝拉米近年来已经开始引进研发人才,但是目前并没有成体系的研发团队,甚至连专门的研发设施和场所都没有,研发实力、投入与国内同类企业相比毫无优势可言。

对于这样的贝拉米,蒙牛收购引起市场逆向反应,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中国企业海外收购,应该先想清楚自己核心需求是什么,并不是每个金发碧眼的洋品牌都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看脸’(外国背景)收购注定只能火一时,‘看脑’(核心技术)收购才是中国企业海外之路的成功开始”曾经有亲历过多次海外并购的专家如是说。

今天,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选择用收购的方式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然而,如何通过海外收购取长补短、全面提升,中国企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素材来源丨财经价值线、市界(杨丽雪)、EBH母婴时代(海霞)

zh_CNChinese
en_USEnglish zh_CN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