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tico祝各位2020新年快乐!

2019年哪些营销符号在你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呢?国潮、情怀、沙雕、跨界、洗脑、排队、疯抢……是不是这些类似的词语在自己的脑海里回放呢?纵观2019年的营销市场,在每一个人心中总有自己的欣赏和羡慕的。纵观市场,在2019众多案例中,总是不缺乏以下4种营销模式。

 

01

直播经济

电商营销新形势

2019的直播带货在营销行业应该是炙手可热,且最受用户欢迎的营销。在直播+网红的加持下,成功塑造出了李佳琦、张沫凡、薇娅、张大奕、雪梨等主播。而直播卖货的形式被频繁提起,让电商有了营销的新形式。

直播卖货之所能被更多人和品牌关注,对消费者来说,其呈现形式极具亲和力、有趣;对品牌来说,是直播能够直接看见效果,达到营销的终极目的。这种不断刷新用户对消费模式认知的形式,之所以能卖货其根本原因是,直播卖货卖的是一种效果和消费者潜意识中对自己认知的销售,很容易使消费者产生购买行为

正因为收益转化显而易见,才让更多的品牌看见了直播带货的红利,越来越来的品牌涌入到直播带货的浪潮中,让直播带货形式成为一种新潮流。

 

02

男色经济

正在逐渐掏空女性的钱包

由流量鲜肉引发的男色经济开始浮出水面,使得品牌在为女性消费品选择代言人时,也开始考虑男明星,仅仅是2019年至今,就有24个美妆品牌签下了“当红炸子鸡”们来做自己的门面担当,还有女性专属用品卫生巾品牌,也曾启动男明星来代言。

雅诗兰黛携手肖战拍摄口红微电影,雅诗兰黛签下李现成为品牌亚太区护肤及彩妆代言人,林更新成为膜法世家首席更新官……

这些现象让人不禁感慨:女人的欲望正在快速崛起,“男色消费”的时代已经来临。

当前市场中的男色营销,大都停留在视觉冲击层面,而这,本质上其实都是在消费“女色”。据市场调查,目前中国女性握有家庭消费决定权,在消费市场日渐成为极具影响力的群体,因此品牌会在产品层面直接或者间接的让女性消费者为“男色”买单。

不过,在“色诱”的噱头下,品牌如果单凭借男色营销赚取注意力,而忽视了产品品质和市场口碑建设,那么也只能爆一时,而不能长久立足。对于品牌来说,男色营销在为品牌聚拢流量,带来销量的同时,也要让产品品质成为品牌的第二“代言人”,赢得消费者的注意力和好口碑,进而扩大市场影响力和行业渗透性。否则,男色营销也只能一时的哗众取宠。

 

03

颜值经济

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

颜值重要吗?无论你的答案是什么,都不可否认,颜值是当下最热的话题,而每个人都在受其影响。

颜值决定第一印象,无论是在信息闭塞的工业制造时代还是在品牌有意或者无意爆红的移动互联网时代,颜值永不过时,精致外观,个性造型,文艺复古抑或时尚新潮还是工匠设计都让人眼前一亮,留给用户的是极好的第一印象,大红大紫,甚至因此一劳永逸。极高的颜值是品牌的门面和招牌,甚至是品牌的第一生产力。

网络上也在流传着“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颜值即正义”的言论,似乎“颜值”总会被放在第一位。当消费者对于颜值的追求成为了一种趋势,便影响到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尤其是消费产业,也从“注意力经济”逐渐聚焦于“颜值经济”。

所谓颜值经济,就是审美更迭的浪潮下,催生出消费者对颜值的需求。随着这部分人群的增加,实用性不再是消费者选择商品的唯一追求,「颜值经济」开始渐渐影响着品牌的营销玩法。

颜值重要吗?无论你的答案是什么,都不可否认,颜值是当下最热的话题,而每个人都在受其影响。

颜值决定第一印象,无论是在信息闭塞的工业制造时代还是在品牌有意或者无意爆红的移动互联网时代,颜值永不过时,精致外观,个性造型,文艺复古抑或时尚新潮还是工匠设计都让人眼前一亮,留给用户的是极好的第一印象,大红大紫,甚至因此一劳永逸。极高的颜值是品牌的门面和招牌,甚至是品牌的第一生产力。

网络上也在流传着“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颜值即正义”的言论,似乎“颜值”总会被放在第一位。当消费者对于颜值的追求成为了一种趋势,便影响到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尤其是消费产业,也从“注意力经济”逐渐聚焦于“颜值经济”。

所谓颜值经济,就是审美更迭的浪潮下,催生出消费者对颜值的需求。随着这部分人群的增加,实用性不再是消费者选择商品的唯一追求,「颜值经济」开始渐渐影响着品牌的营销玩法。

 

04

虚拟网红经济

高颜值、低风险

最后想说说虚拟网红,这个并非在2019年才兴起的。这里的虚拟网红并非是靠一件事或者一个营销动作火起来的网络红人,而是被创造出来的一个虚拟的形象。但是因为虚拟网红同样能与网络红人一样通过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隔着屏幕与粉丝互动,传递自己的审美和对社会热点事件的认知等人格化的行为,来彰显自己的个性,且吸引自己的目标受众。

说今年在社交媒体上赚足眼球的虚拟网红,最值得一提的就是肯德基凭借电脑CGI技术合成的酷帅精致大叔新上校形象,可以说是消费者心目中完美的大叔形象。精致的五官、炫酷的腹肌等元素,形成了社交媒体上的热点,为品牌赢得了流量,也为其他品牌的营销提供了新的示范。

品牌选择虚拟形象为品自己代言,除了其受到消费者欢迎的完美外表,还因为虚拟形象的制造和创作成本低,且不会像真人明星那样因为人设崩塌给品牌带来不可估量的后果。

虚拟网红因为运维成本低,且能降低品牌风险,这是真人明星没有的优势。未来,如果品牌能够找到与「虚拟网红」的营销契合点,做到持续的内容输出,那「虚拟网红」未来可期。

虚拟偶像目前主要应用依旧是体验经济,如美妆、时尚品牌,但随着社会文化和5G+AI等技术的发展,虚拟网红广告或许将成为日常的营销方式。

如果2020年有更多的品牌选择创造自己的虚拟网红,应该是看上了「虚拟网红」的特质:高颜值、低风险、运维成本低。想要通过打造自己的虚拟形象,吸引消费者满足其审美要求的同时,为品牌注入新鲜血液,并依靠全新的虚拟形象为品牌积累良好的市场口碑。

 

*素材来源:华姐(营销前线) | 叶川(营销观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