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对于西方教育的印象都是非常轻松的,没有什么作业或者学习压力,因为学校更注重发展学生的兴趣爱好和自主学习能力。但是实际上,海外华人家庭的孩子学习负担并不轻,尤其是在上补习班这件事情上,几乎与中国国内接轨。

虽然对于补课的问题见仁见智,但是澳洲的补习行业的确是在蓬勃发展。其中也出现了良莠不齐、扩张遇阻等情况。

 

补习班
“穷”了家长却“富”了行业

 

现今网上有句流行语,“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把它用在补课费上,可谓十分恰当。即使课外补习动辄数千、数万元的费用,依然阻挡不了家长们对补课的需求和热情。澳洲家教行业机构曾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近42.5%的学生家长为孩子选择了面对面、一对一的辅导,这也是最普遍的家教方式
虽然补课费用存在地域、城市差异,但是“补习家教费用”在家庭开支中的份额攀升已非常普遍。根据澳洲广播公司的报道,澳洲全国范围内接受课外辅导的学生人数在六分之一到七分之一之间。家长每年为孩子课外辅导支出的费用少则2000澳元,多则20,000澳元不等。五花八门的培训班,在“穷”了家长的同时却“富”了行业。据澳大利亚补习服务协会(Australian Tutoring Association)统计的数据显示,澳洲补习行业在2011年时就价值高达60亿澳元,而且这个数字每年还在不断增加中
通常如果开始补,那么就是长期抗战,以数年为长度单位。而且多管齐下,同时补习多科。一时间,补习行业成为一个香喷喷的大蛋糕,谁都想分一杯羹。据不完全统计,全澳估计有3500到4000家私人补习学校。如果从小生意的角度去考虑,补习班的市场需求非常旺盛。一方面是有越来越多的亚裔人口进入澳洲,考学的竞争会日益激烈。另外一方面,澳大利亚本身就是一个人口自然增长比较快的国家,澳洲家庭平均生育小孩的数字也比较高。两个方面加起来为澳洲的培训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市场需求。
除此之外,培训行业的准入门槛非常低,商业模式也比较简单。创业之初,可能只需要几名老师,不需要庞大的启动资金,也不需要针对性的研发,只需要寻找一块场地,做一些广告就能招揽来生源。学费现金支付不需要纳税,也不需要执照,不受教育部门监管。

 

 

 


中国培训机构的“危机”或在澳洲上演?

在国内,收费贵且蔚然成风的校外培训已经引发了相关部门的关注。今年8月以来,教育监管政策频频出台,异常火热的校外培训机构面临规范发展的压力。在各界不断拷问资本逐利性与教育公益性之间的平衡取舍下,规范政策的出台也为资本大量涌入的教育产业浇下了冷水。
根据《中国经济周刊》的报道,中国资本蜂拥进入教育行业的表现之一便是目前庞大的培训产业。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大概有40万家培训机构,而截止到2018年上半年共有272只教育股上市,总营收达到822.42亿元。而教育培训机构泛滥,特别是中小学培训机构过于火爆,也引起了一些培训机构行为仍不规范,如夜晚培训时间较长、违规聘用中小学在职教师、一次性收费过高等问题。
由于补习行业不需要正规的资格证书,任何人都可以当家教,谁都可以补课。澳洲“鱼龙混杂“的补习行业,也面临着教学能力参差不齐等诸多问题。
在过去5年里,澳洲补习产业增长了近40%,父母每年为子女请家教的费用高达60亿澳元,但其中仅有一半流入有质量保证的专业家教补习行业。澳洲补习协会(ATA)执行官Mohan Dhall称,所有家教中有约半数都拥有另外一份全职工作,而这些人中绝大多数都是教师,放学后为学生提供辅导,其他的则是大学生、大学导师或从事其他行业的人。据悉,有些进行一对一、面对面辅导的教师每小时收费可高达200澳元,而那些只有基础专业知识的大学生每小时收费最少仅为20澳元。
政府数据显示,有3.6万人称家教是他们的全职工作。但Dhall表示,还有4万拥有其他全职工作的人也在从事家教工作,所以家教补习工作从业者总人数大约为7.6万。Dhall呼吁加强对这一行业的管理,以确保家长的钱花得有价值。“补习机构作为私企,当然要考虑盈利问题,
但是教育成果决不能因此大打折扣。现在这个行业存在的另一个问题就是赚钱成为当务之急,而教育的价值则退居其次。这些情况必须要改变!” Dhall说。对此,澳洲补习课服务协会在2013年11月底推出了补习行业认证标准。 这项认证可谓首开全球先河。
目前来说,这项行业认证属于自愿范围。“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认为它(行业认证标准)应该会更被人认可,”Dhall说。但是他也提到,还有许多非常大型的,包括非常受华人社区欢迎的补习企业尚不属于澳洲补习课服务协会,即便已经被邀请多次。任何人都可以成为辅导“老师”是这一行业的一个显著问题。成绩好一点的学生辅导成绩差一点的学生这是无可厚非。但是,如果是家长每年眼巴巴地掏出数千元甚至更多,带着希望走进补习学校,而一些补习学校和老师并没有给予符合价格的教学质量的话,这种情况持续蔓延下去可能就会面临改革的 “危机 ”。

澳洲教育类投资的机会在哪里?

小型培训机构的模式看上去十分吸引人,但是实际上运营非常难。
培训机构发展到一定程度,想要进一步复制扩张就很困难。当小型机构所容纳的学生达到上限时,就必须开始招聘培训新教师参与到机构教学来,当一个教学点容纳的学生达到上限时,就必须开设新的教学点,招聘新的校长和教师来实现扩张。
所以招聘来的新教师在能够独当一面,获取稳定的学生资源后,一定会自己把学生带走。同样分校校长如果能够获取稳定的家长资源,也一定会离开机构,在原机构对面开一个新机构以获取更高的收益。正是这样的扩张模式,导致了小型机构的扩张困难。
但是从教育投资角度来看教育行业仍然具有投资前景。澳大利亚的教育行业作为澳大利亚第三大出口产业,长期的政府资助以及稳定的人口增长一直促进着该行业健康蓬勃的发展。
学前教育、私立教育机构以及职业技术培训在该行业中凸显着极其显著的优势,从中长期来看,澳财网对这三个教育细分领域的投资展望持乐观评价。
根据ibisworld的研究报告,整个澳洲教育行业预期在2016-2017财年能够获得总营运收入约1160.1亿澳元,并且在未来的5年保持不低于3.5% 的年化营收增长率。
虽然澳洲教育行业始终处于的高频的政策变化中,会受到如财政政策的影响,但值得注意是政策设立的方向总是以学生的利益为主,为了促进澳大利亚教育行业的大前提为目标。
澳大利亚移民局宣布自2016年7月1日起,全面放开小学生留学签证,并且简化了签证申请的程序,学生家长被允许能够申请到澳大利亚进行陪读,这也是继2014年开放了初中生留学后的又一新的签证利好政策,将会进一步刺激低龄教育留学市场的需求。
随着全球各个国家越来越多的家长希望子女能够在澳洲接受更好的教育,以及澳洲大中小学留学签证的宽松政策的不断利好,这个趋势将保持着长期快速增长的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