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经济的发展,“超前消费”的观念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以Afterpay主导的澳洲版的“花呗”、“白条”行业面临了巨大的压力,他们不但要面对一个以工党为主的参议院委员的调查,还要面对ASIC的监管。ASIC在审查了6家先买后付服务的提供商(Afterpay、zipPay(ASX:Z1P)、Certegy、 Ezi-Pay、Oxipay、BrightePay和Openpay)后发现,每6位用户中,就有1个先买后付服务的用户透支、延迟支付账单,或者通过该服务而向外界借钱。

 

“先买后付”兴起

随着经济的发展,“超前消费”的观念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

“现在收货,过后付款”,如果钱不够还可以分好几个星期慢慢还,这种听起来很美的购物方式因为迎合了澳大利亚千禧世代追求即刻满足的心理而变得超级流行。下载并注册随便一款layby(分期预付款购物)app只需要几秒钟时间,这些app通常不会进行任何信用核查,就可以瞬间满足你的购物欲望。这项服务是指客户从零售商那里买东西,然后每2周向Afterpay分期付款,在56天之内无需支付任何利息或费用。根据迄今为止收集的数据来看,单笔交易平均消费额为150澳元,平均还款周期为30天,大约80%的客户已将Afterpay账户同借记卡绑定。当然,Afterpay是澳大利亚规模最大但并非唯一的同类服务供应商。Zip Pay,Ezypay和zipMoney等都是“先买后付”的服务平台。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于近期对这一行业进行了初步调查并发布了最新的调查报告。

 

行业监管趋严

 

ASIC的报告指出,目前,各种分期付款客户总欠款达到9.03亿澳元。2015/16财年至2017/18财年期间,使用“先消费、后付款”的客户数量从最开始的40万人激增至200万人,在短短的两年时间内就激增了4倍。

 

另外,从月交易额中也可以看出此类交易支付模式的受欢迎程度。据统计,“先消费,后支付”模式每月交易流水从2016年的4月份不到5万澳元激增至2018年6月的190万澳元。澳洲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提议其产品干预权的适用范围应包括“先买后付”行业,并且将考虑将Afterpay和其他供应商纳入国家信贷法律。ASIC新的产品干预权一旦成立,将允许监管机构发布法令,禁止销售信贷产品,或当消费者受到损害时能施加各种条件。如果Afterpay需要遵守国家信用法案,这意味着它必须对消费者进行负责任的贷款检查,以核实他们的财务状况,然后才能开始使用这项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Afterpay还不必遵守《国家信用法案》,原因是尽管它收取消费者的滞纳金,但它尚不收取消费者提供的信用卡费用。ASIC表示,它担心,先买后付的消费模式让消费者在未付清余款的情况下,仍从其他供应商那里获得更多信贷,这会加大整个金融市场的系统性风险。

 

 

ASIC目前正在对整个行业进行调查

和银行不同,此类平台或服务供应商不受负责任贷款或《国家信贷法》的约束。现有阶段,“先消费,后支付”服务更像是“信用合约”。因此,只有在“先消费,后支付”服务公司出现误导或违规行为时才会遭到监管机构的审查和处理。然而,由于此类服务往往存在诱导消费者进行超出能力范围的消费嫌疑,ASIC对此类服务的应用心存担忧。ASIC专员Danielle Press说道:“尽管我们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很多消费者都非常中意这种先消费,后付款的支付方式,并且在日后的交易中也愿意持续使用这种服务。但是消费者在使用此类产品或服务的时候还是存在一些潜在的风险。”他说:“我们发现很多使用先消费、后支付服务的消费者可能存在透支消费、并且因此存在滞纳金等损失的风险。”

例如,“先消费、后支付”金融科技公司Afterpay最新公布的年报显示,公司滞纳金收入同比大幅增长365%,达到2840万澳元。

除了Afterpay外,一些医美诊所也一直鼓励年轻女性采用Zip Pay等分期付款服务商来购买“先整容,后付款”的服务。

就在上月,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公布了有关赋予ASIC“产品干预权”的立法草案。根据该草案,ASIC可以向金融产品供应商寻求更多的产品相关信息,指导其改变产品的设计或销售方式,或者在极端情况下禁止产品的上市。

ASIC表示希望上述权力足以覆盖澳大利亚市面上所有类型的先消费,后付款业务模式,包括不符合《澳大利亚国家信用法》信贷定义标准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