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银行业市场风云变幻。1月24日,澳洲当地媒体曝出,去年12月微众银行开始在澳洲注册“WeBank”商标,同时注册的还有“小额贷款”等中文字。同时,腾讯高管还于上月参加了麦格理(Macquarie)组织的路演,墨尔本和悉尼会见了一些国际基金经理,向他们介绍了对今年的预测和计划。

锁定“颠覆者”

过去六年,在大多数发达金融经济体涌现出新型银行的浪潮。由于立法环境的变迁,智能手机大规模普及的驱动,以及客户对传统银行服务的不满,让这一切成为可能。尤其是去年在澳洲,皇家委员会对金融业的调查,揭出了大银行的种种弊病,客观上起到了推动数字银行更快发展的作用。 

自去年5月澳金融监管机构审慎监管局(APRA)批准了澳洲有史以来第一家数字银行Volt bank以后,发源于欧洲的数字银行在澳洲迅猛发展。这个领域的“搅局者”对客户的痛点把握得越来越精准。传统的银行产品,包括支票、信贷和储蓄账户,都受到新兴数字银行创业公司的威胁。今年初,Volt获得了 “无限制”执照,可与传统一样开展储蓄业务,拉开了数字银行与传统银行竞争的帷幕。 

2018年以来,许多国家和国际金融组织发布了鼓励数字银行的优惠政策和法规。这其中包括欧盟修订的支付服务指令(PSD2)、港金融管理局的虚拟银行执照,以及澳洲监管部门首次对数字银行打开闸门等。但获得许可的公司仍是少数,目前澳洲的数字银行中,获得全牌照的只有Volt,而获得“受限制的授权存款机构”牌照的,只有Xinja。

XINJA是一家完全独立的新型银行,没有实体银行网点和分支机构,而是100%基于人们掌中的智能手机。 

这家数字银行依靠全澳第一家数字引导、实时交互的应用软件,提供银行卡、房屋贷款、银行账户、分期支付等金融产品服务,产品可在37个国家使用,日均活跃国家数为15个。

之所以说XINJA是“完全独立”的新型银行,是因为它并不依附于任何应用程序的供应商或传统银行。虽然它的核心商业模式与传统银行类似,即通过低成本吸收存款负债、以更高的价格(利率)贷款运用资产,赚取净利差(NIM),但它与传统银行不同的是,可以真正帮助客户更有效快速地理财规划,妥善安排债务,更科学地使用资金。 

Xinja首席营销官Camilla Cooke曾在墨尔本举行的FinTech澳大利亚年度Intersekt会议上透露,目前向APRA申请“受限制的存款机构”( RADI)牌照的数字银行非常多。 

她说:“RADI实际上正在实现它的目标。他们正在推动我们(新型银行)的步伐,在任何澳洲人接触新型银行之前严格测试它们。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系统。” 

XINJA已经在 A、B轮共完成融资1600万澳元(约8000万人民币),据信有不少投资者预计将在该项目后续增资过程中持续投资。

创新“试验田”

数字银行不断开疆拓土的背后,是数字银行与传统银行,以及数字银行之间的竞争将变得更为激烈。目前澳洲只有两家拥有APRA牌照的数字银行,但竞争对手86400和Judo Capital将很快跟进。 

ACCC主席Rod Sims曾表示,需要做更多工作来鼓励小银行的发展,现有的监管框架保障了大银行的竞争优势,未来或需要经过重审和改革。 目前,作为“受限制的存款机构”, XINJA生长在一块监管机构划定的“试验田”里。

它可以接受存款,但必须接受一定的限制。但是,一旦像Volt那样拥有了完整的存款机构牌照(full ADI licence), XINJA将与传统银行一样,向市场提供储蓄账户、交易账户、定期存款和外汇等产品和服务,甚至可以上线个人贷款、房贷、信用卡和长期小企业银行产品。 

APRA主席Wayne Byres曾如此解释“受限制的授权存款机构”牌照这一制度创新:“通过让有抱负的存款机构更容易进入市场,APRA希望消费者能够从更多的竞争和潜在创新的新商业模式中受益。”

今年,澳洲数字银行无疑会再添新军。而从目前占据全球数字银行前沿的英国的身上,可以隐约看到澳洲数字银行的未来。英国在过去五年中颁发了34张新的银行牌照。随着这些Fintech公司不断扩张,截至2016年,移动交互已快速增长至占欧洲银行业务交互的55%。最近两年,欧洲各大银行已关闭近1000家网点。 

能更高效地应对快速变化的客户需求的新型纯数字银行,也将在澳洲金融业生态系统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澳洲嘉富诚副总裁孙晓彤说,“看上”XINJA的理由,主要有两方面。一是从行业发展来看,澳洲主要银行相比其他欧美国家拥有更高股本回报率,且澳央行(RBA)对存款机构(ADI)提供存款保险, 持有商业银行牌照的机构破产风险很低,上一例银行破产案件发生在19世纪20年代。从XINJA本身来看,它的产品借鉴学习了欧美国家新兴银行的经验及教训,其业务成长性,科技先进性,以及银行牌照稀缺性,使得投资XINJA具备良好的资本增值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