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年口红可谓是在品牌心中C位出道,我们看过:KFC的冰淇淋口红、买过王者荣耀的女英雄联名口红、抢过故宫的限量版口红……最近,连专注凉茶20年的王老吉也出了一系列夏日口红(这,谁顶得住)。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跨界出口红,我们的钱包越来越空,心中的疑问也越来越大——“为什么品牌都爱出口红?”。

“她经济”时代到来

口红经济体现消费理念提升

“口红经济”是美国经济学家发现的,一种有趣的经济现象:在美国,每当经济不景气时,口红销量会上升。因为口红比较廉价,在经济萧条时可以满足人们强烈的”购买欲“,对其起到一种”安慰“的作用。

在经济形势相对稳定的当下,“口红经济”的效应还在,只是变成了众多消费心态中的一种,为口红的火热创造了一定的可能,也体现了消费者购买力以及消费理念提升。

口红作为彩妆产品,其目标受众主要为女性消费群体。随着女性的经济能力逐步提升,“她经济”时代到来。

“她经济”时代,女性更愿意把钱花在提高颜值上,购买彩妆就是最主要的渠道。而口红凭借价格低廉的优势,成为女性消费者的首要选择。 

根据唯品会联合艾瑞咨询、GQ实验室共同发布的《中国中产女性消费报告》,我们可以发现:中国中产女性平均每人每年至少购买 4支口红 ,且口红首次进入3-6线城市 美妆类产品销量TOP10

由此可见,女性消费者对于其的购买力,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扩散。口红,正成为“她经济”时代消费趋势上不可或缺的一环。

种草属性强

“种草”是时下年轻人爱用的流行语之一,主要指“分享推荐某一商品的优秀品质,以激发他人购买欲望”的行为。当下,美妆市场繁荣。其中口红品类多样、色号不一,具备极强的种草属性。经统计分析,口红的种草方式主要有两种:01明星带货

明星作为时尚的标杆性人物,具有极大的号召力与影响力。在微博话题、影视剧以及综艺节目占据日常生活的同时,明星同款成为了普通受众种草的主要来源。

例如,2017年的春晚,董卿的一支口红火遍大江南北,引爆微博热搜。

经过微博话题的发酵,有网友迅速扒出董卿同款口红为迪奥080,一时间在国内就卖断了货。无独有偶,2018年春晚,主持人李思思的口红再次登上热搜,成为猪猪女孩们的种草清单。

而最近,令人印象比较最深的一次,就是刘涛参加某综艺,被各大网友实名制要求给出口红色号。

除了在电视节目上的曝光,明星代言更可以说是自带种草流量。例如杨幂代言的雅诗兰黛以及李宇春代言的欧莱雅,最热门的口红色号一定是代言人同款,每每上架也会瞬间抢光抢空。02KOL以及社交平台的推广

在“双微一抖”、小红书以及直播平台火爆的今天,美妆KOL的推荐成为口红种草的主要驱动力。 

小红书,是各大美妆KOL较集中的种草平台。我们尝试以“口红清单”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出现了大约 一万+ 的种草笔记,而且分类齐全。每个女孩都可以在不同的笔记里,找到适合自己的色号以及平台。

除了小红书上聚集的美妆KOL,还有一个不得不提,那就是“口红一哥”李佳琦 。直播5分钟卖掉15000支口红、在与马云的PK中轻松获胜……李佳琦的魔力就在于,能够在一分钟内让你种草N支口红,掏空你的钱包。 

俗话说“不怕李佳琦说话,就怕李佳琦oh my god”。李佳琦的抖音号,每一条都专注于口红种草,播放量都在50w之上。被李佳琦推荐的口红,“断货”可以说是基本操作。

在明星以及美妆KOL的助推下,受众对于口红的选择范围逐渐扩大,随之口红市场也愈发繁荣。

品牌追求年轻化

口红产品门槛低

随着95后、00后崛起,占据营销主战场,品牌年轻化成为各大品牌的必要趋势之一。更值得一提的是,据《95后消费时尚报告》显示,95后和00后是口红消费的主力军,其中还包括不少男性青年。

为此,品牌为了追求年轻化,除了改变自身的产品调性之外,跨界卖口红是目前最直接、最简单的靠近年轻人的方式。

相对于其他跨界产品来说,口红产品制作流程简单,没有太多复杂的技术研究。与此同时,口红生产的成本也比较低,利润空间较大。在这两种优势下,品牌选择口红作为跨界产品,可以说是最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