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来,中澳两国贸易争端不断,澳洲拒绝加入中国“一带一路”发展计划;堪培拉政府拒绝华为在澳洲境内推广5G网路;而自从莫里森政府呼吁对新冠病毒起源展开独立调查后,中澳两国关系仿佛跌入冰点。近日中国禁止澳洲四家牛肉产商的牛肉进口、对澳大利亚出口中国的所有大麦征收高达73.6%的“倾销”关税和6.9%的“补贴”关税更是将贸易壁垒的博弈推上了风口浪尖。而作为品牌方,是否会”受伤“?

中国对澳州大麦倾销案的调查

中国商务部对澳大利亚大麦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已经进行了一年多,结果将于近期公布。

但是,由于此消息与澳大利亚最近附和美国对新冠疫情进行所谓“国际独立调查”的煽动,引发了中国的不满,一些澳大利亚媒体将这项反倾销调查进行政治化解读。ABC在9日说:“澳大利亚政府消息人士认为,这项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可能被用作掩盖中国征收关税的目的,以报复澳大利亚鼓动对新冠病毒进行独立调查。

澳大利亚几家主要谷物生产商在10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据了解中国将对从澳大利亚进口的大麦征收高达73.6%的反倾销税和6.9%的反补贴税。据路透社报道,澳大利亚谷物生产商是从中国商务部获得了这一信息,但中方尚未证实这一消息。

大麦是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的三大农产品之一。通常每年从澳大利亚出口的大麦中至少有一半销往中国。据估计,2018年的贸易额为15亿澳元,2019年由于干旱降至6亿澳元。根据中国商务部的公告,2018年11月和12月,应中国国际商会的申请,商务部决定对从澳大利亚进口的大麦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两项调查均被推迟一年后的6个月。截止日期为今年5月19日和6月21日。

澳大利亚谷物生产者协会主席魏德曼10日对媒体说,他对中国的决定感到“惊讶”,并表示这将对澳大利亚造成重大打击。根据大麦目前的市场价格,这些关税将终止这两个国家的大麦贸易。在距离中国做出最终决定的10天前,澳大利亚贸易部迅速对这份报告做出了回应。

Birmingham在10日的声明中说,澳大利亚尊重中国对国内反倾销案件的调查,但他认为,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反倾销税是“不合理的”。澳大利亚政府已经在与谷物生产行业合作,为反对中国的反倾销调查提供最有力的证据,并将在中国政府做出最终决定之前寻求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

中国暂停澳方四家厂商的牛肉进口

5月12日,中国宣布暂停进口至少4家澳洲肉制品供应的肉类商品,这4家肉制品供应商占据了肉制品出口中国高达35%的市场份额。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正在寻求和中方进行紧急对话。据信,Birmingham已请求与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举行电话会议,讨论当前两国日益加剧的贸易争端,这也表明争端已从技术问题升级。

和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发生如此纠纷,也澳大利亚股票市场“惴惴不安”,5月12日ASX200收盘下跌1.1%,收于5403点。农业板块更是出现大幅震荡,数家主要成分股公司股价重挫。

去年,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了26亿澳元的牛肉,占澳大利亚牛肉出口的25%。

中国外交部5月12日表示,从澳大利亚进口的多批牛肉中发现不符合海关和检疫标准,所以才暂停进口。在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记者说:“为保障中国消费者健康和安全,中方决定即日起,暂停接受4家澳大利亚企业肉类产品的进口申报,并已通报澳方主管部门,要求澳方全面彻底调查原因并做出整改。”

此外,中国发言人重申了对澳方所谓疫情“独立国际审议”的批评,并否认了因此对澳方采取经济胁迫。并表示,“将疫情政治化会在影响疫情控制和预防方面的国际合作,这不受欢迎。”

澳大利亚肉类行业委员会(MIC)指出,目前尚不清楚这一暂时禁令会持续多长时间,或者是否会扩展到其他肉类加工厂。据其透露,行业在过去也遇到过类似的问题。并且,委员会正在与政府和中国肉类行业的领导人沟通解决这一问题。

贸易争端由来已久

中国对澳洲出口农产品的禁令不是一蹴而就的。早在两年前,澳大利亚通过“反外国干预法”与“华为5G”等事件开始,就为今日跌到冰点的中澳贸易关系埋下了伏笔。

而在过去的十年中,澳大利亚的众多反倾销调查和行动中,最终实行的反倾销措施大多针对的都是中国。

从中国钢铁、铝产品、车轮,到平面玻璃、太阳能电池板、各种电子配件,在2018年实行的反倾销行动中,有一半以上都是针对中国的。

相比之下,中国的反倾销行动在这对澳大利亚上要温和得多。在反倾销法实施的二十年间,中国共采取了276次反倾销行动。这些行动主要针对的都是欧美国家,却从没有对澳洲提起过。

澳洲是农业大国,而中国作为人口大国对农产品的需求量非常大,原本中澳之间可以形成非常良好的贸易伙伴关系,如今却因为澳洲单方面的各种“作死”行为而陷入了对立状态。

专家们如何看待?

中澳品牌有何影响?

澳洲一些贸易专家认为,澳大利亚和中国具有共同的经济利益,这场争端不太可能破坏长期关系。

新南威尔士大学经济学研究员、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前首席经济学家蒂姆·哈考特提出,中国和澳大利亚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外交起伏,但是贸易还在继续。中国有能源安全和粮食安全方面的需求,也希望获得高质量的教育、基础设施和人才,因此从中期看,澳中贸易关系仍是牢固的。

《澳大利亚人报》的资深专栏作家罗伯特•哥特利布森(Robert Gottliebsen,下图)评论,澳大利亚近年的行径有悖于“朋友”一词。

从2013年,毕晓普(Julie Bishop)出任外交大臣以后,包括她在内的一些澳大利亚政客经常对中国进行“上课”和贬斥。在澳新银行(ANZ)前首席执行官麦克•斯密斯(Mike Smith)看来,这些政客对待中国经常有一种傲慢自大,相信自己的制度优于中国。

Robert Gottliebsen特别撰文,认为澳大利亚应当与中国寻找共同点,在双边立场上达成共识,并且积极寻找双方互惠互利的领域,停止“傲慢自大的说教行为”。

而一旦停止政治游戏,其实很容易发现,在中国有许多澳大利亚未来的商业契机。

很多中国消费都认为澳洲的食品绿色、健康、高品质,并且需求量不断增加。

另外,澳洲供应中国60%的铁矿石和45%的天然气,还有铝土矿和铜。铝和铜在电信和新能源汽车制造中被广泛使用。当前,由于中国在这两个领域的快速发展,资源的需求量非常庞大。

澳大利亚需要加强与中国的友好关系,让中方感到信赖和安全,这将会促使各个产业的进一步发展,帮助澳大利亚尽早走出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困境。

*素材来源:Jessie Wu(澳华财经在线)、澳财ALLFIN、Oli Capital 傲利资本